拜入武當門下 2002.7

已正式拜入武當門下,隨著時代的轉變,儀式亦十分簡化,簡化到有點兒過份,但精神上卻仍然保存那份嚴肅,師父炳叔,先來一套太極理論,講稿寫滿紙兩面,並非信口開河,有備而來,太極的歷來轉變,精神一一道來,當然,少不免斟茶,我們九男女,現在係同門師兄妹,還有比我們早幾拾年的務本師兄、富師兄、Garrick師兄、這個家庭真大,原來我是同班最早習武的。大家互相講出對太極的認識,師兄們對太極的執著,要求的認真,大家的追求係那麼的純,這種氣氛在這個社會好難得。

唔收錢的確有壓力,絕不能辜負授者一片苦心,若不準備好,唔敢嚟。

富師兄一幕訪尋名師,仿如小說中的上山訪師學藝,醉心武學,鑽研了好幾家,終得遇上名師,那一家已不重要,原來萬法歸宗。

務本師兄感受至深,也許習武四五拾年,深深體會到耀叔、炳叔同兩位師父的無私奉獻,他們要將中國武術弘揚,亦將之平民化,授予更多有緣人,佢話一定要秉承師訓,更貫徹呢種無私付出的精神,並將太極弘揚。

波叔,同樣在箕簊灣免費授予一群有興趣習太極的朋友,以前係幫耀叔教人、餵招,用少許壓力同人推手,讓對方在不知不覺間功力勁力加強左。

Garrick師兄話在美國讀書時才認識同埋開始練習太極,同樣的,捷師兄又係唔收錢,逢係中國留學生免費更加料相傳,深徹體會到濃濃的中國心那份情懷,從此,下定決心走上這條,應該話負上使命,任重道遠不言悔,回港後,一個人疏於練習,捷師兄命Garrick到維園尋親;於是又出現一幕尋師記,又同一樣的句子,去找出跟我們耍得一模一樣的,就這樣在維園逐一訪尋。有一回,落大雨,以為可以休息喇,乘機躲懶,怎料,炳叔打開雨傘走過來,為的是不讓我中斷正在練習太極尺,Garrick話:我還有藉口走開嗎?

哎呀,情味十足,還要落鹽加醋大洒愛心、關心,簡直心花怒放,接唔切,心在淌淚,如此古道熱腸,世上有幾人,偏偏給我遇上,十多廿個咁多添。